腦洞

微博:洞腦洞

同步更新

那个啥,大家好我是死贱贱。
我爱上个人,peter parker。
他简直是我见过最好的人。
哥追到他了。
我俩甚至还结婚了。


他中枪了。
peter去世了。


哥遇到过死去了过了很多年又出现上世界上的,不是鬼鬼怪怪,就像是一种轮回。
所以我相信peter会回来的。
拜托,看到他之后告诉我好吗,我很想他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好傻的段子啊。

【spideypool】【贱虫】黑洞 4

然后下面的锅———

银河系富二代绿川:



哈哈,大家好久不见啊!我是你们的好朋友超威绿川啊!
(期末的时候,我连考了八天试,把大脑都考没了,现在才回过神来。)
经过两天的努力,我终于把我拖欠了近一个月的《黑洞》❹给吐出来了。
赶在七月的尾巴发出这个月第二篇贱虫(该打)
先感谢@洞腦洞 的不杀之恩。
这一章虽然都在写小虫——但是,你们不期待接下来贱贱会做什么吗??(反正他做啥都不是我写!【轻松甩锅】)
总之不管怎么样,祝食用愉快吧,就算不愉快我也不会买账的!!











黑洞4

cp:贱虫

作者:绿川

peter疲惫极了,他连蜘蛛制服都没脱,现在他只想躺在舒适的小床上歇息,实际上他也这么做了。当他与柔软舒适的被褥接触时,那被包裹着的安全感驱散了他烦躁不安的情绪。

该死的蜘蛛感应还在不断拉出细小的警报,peter却捕捉不到任何能堪称危险的东西。
困意如同汹涌的波涛拍打着peter意识海岸,他没有力量与之抗衡,不到一分钟他就深深陷入了梦境。

昏暗的房间里,一直躲藏着的黑色泥状物从peter随意脱掉的衣袖里蠕动着爬出来,它的体积开始不断增大,伸出几只细长的触角有序的向前爬,触角在寻找宿主的踪影。它发现了一双悬在床边的脚,顺着床单攀爬上他的床。当触碰peter温热的身体时,它像是黑暗中照到阳光的植物,开始拼命延展它的身子,伸出更多的触角紧紧吸附着peter的身体。

蜘蛛感应的警报在他脑子里爆裂开,把他从睡梦中惊醒,就在他睁眼的同时共生体完成了两人的结合,蜘蛛感应已经停止发出危险信号,peter撑起身子想揉揉自己的眼睛,本该是红色的布料却变成了黑色,他以外是自己眼花了,用力甩了几下脑袋又使劲眨巴眼睛,没错,制服变成黑色的了。
他站在沾有许多灰尘水渍的镜子前打量着这身黑色的蜘蛛制服。不到一分钟他就猜到这是博士装在密封瓶里的东西。
peter不知道这小东西是什么时候粘在他身上的,它现在看起来就像一件普通的布制蜘蛛服。peter试图把它剥离出来,共生体却发出不满的呜呜声,把撕开的地方重新缝合。
既然脱不掉,便打消了这个念头。有个意识在他的脑子里向他传达一个讯息。他顺着那股意识摆出吐丝的手势,但他没有触动发射器,黑色蛛丝就喷了出来。喷丝的那一刻他知道共生体是愉悦的,同时那股兴奋感窜遍他的全身——他与共生体产生了共鸣。


peter往床头柜上老旧的闹钟看去,距离天亮还有4个小时,困意早被抛在脑后。共生体到底能做到什么地步,他很想知道。

大厦的窗户在夜晚成了一面巨大的镜子,而peter站立在上面,漆黑的制服与黑夜融合相衬。

共生体的意识告诉peter该怎么做,他摆出吐丝的手势,蛛丝能粘在第三座大厦上,蛛丝射程是原来的十几倍。他甚至不需要助跑就能越过楼与楼之间的间隔。这是他以往从来没有过的力量,从未体验过的自由。
身体的每一个器官,每一个细胞都在告诉他,这感觉有多棒。

peter整晚都在纽约的上空游荡,他现在的心情就像在圣诞节拆出自己梦寐以求的玩具的小孩,实际上他从未拆出过这样的礼物。
他高兴极了,就连笑容都不自觉地挂在脸上,甚至有些病态的希望纽约闹出点什么事,向市民展示他的新制服。
24小时没合眼的他,依然能在数学小测上完美的答对所有题,依然能回答教师所提出的疑问,思维依然很清晰。说真的,他认为自己从没这么清醒过。今天peter一反常态的样子多少让flash有点害怕,所以没有过多招惹他。这对peter来说是一件好事。

下午放学之后,是coulson日常留堂的时间,他今天不打算参与小队的神盾局训练,所以他无视coulson的命令离开了训练室。

peter蹲在大厦的边缘,俯身看着来往的车辆,手上的通讯器投射出nick fury的脸——犀牛人又出现在纽约中心抢劫银行了,peter上次没有抓住犀牛人还身受重伤,想到这他怒火中烧,赶往局长所说的地点。犀牛人正举着警车砸向无辜的群众,护着身后几大袋美元。

“hey,大块头,你妈妈没有告诉过你不要乱扔东西吗?”他喷出蛛丝把警车固定在上面。

“臭虫子,又是你!”

“没错,你的友好邻居蜘蛛侠~”

“就算你把衣服换了也不能改变你是只弱虫子的事实!犀牛人依然会打败你!”犀牛人看上去十分有把握,peter在心里默默为他祈祷并希望他能成功。犀牛人抄起附近的路灯砸向peter,在peter眼中他的动作就像被放慢了数倍,他轻松的接住了路灯,将它砸了回去。
“噢,真的吗?要知道,改变的远远不止是制服,”蛛丝射在犀牛人的脸上,他挥舞着拳头,对准犀牛人最脆弱的部分狠狠地殴打接着说:“还有力量。”

等小队赶到时,peter已经结束了战斗,黑色的蛛网把犀牛人捆得牢牢实实的,可怜的犀牛角被打断了一半。
四人的脸上写满了惊讶,更多的却是赞赏:“哇哦,老兄,你是怎么做到的!上次我们费了多大的劲儿才把他制服!”“你做了什么?和你的制服有关吗?”“新制服不错,蛛网头!”

peter含糊的回应了几句,准备打开通讯设备联系局长来处理犀牛人他身后有个声音说到:“不用联系了,我已经来了。蜘蛛侠跟我走,其他人把犀牛人带回神盾局。”

一路上两人沉默不语,peter想说点笑话来缓和下气氛,但他知道局长不是一个幽默的人便说道:“呃…我今天的表现还不错吧?把破坏率降到最低,也在短时间内把犀牛人制服。”peter期待过nick fury的表扬,只是那么短短几秒。

“制服?你今天的行为不能称为一个超级英雄,”局长停下脚步回头说道:“你今天的行为更像是一个超级暴徒。”

“什么?”peter他的情绪很激动:“难道我做的这一切不对吗?我只是听从你的命令,把他抓住。”

“我只是说了把他抓住,没说过打断他角。”peter一时语塞,便站在原地低着头。

“蜘蛛侠,你太反常了。我认为这件事情和你的新制服有关,你得和我去一趟研究室。”

“不。”peter慌了,局长如果知道了这身制服的真实身份,一定会把他们分开。他不想和共生体分开,共生体也这么告诉他,我们不能分开,只有杀了他我们才能在一起。

“你必须跟我走。”局长的态度强硬丝毫不容拒绝。

“我拒绝…”peter握紧了拳头,像是做出了什么重大的决定似的,他将双臂举至胸前说道:“抱歉了局长,我不能交出它。”话毕,peter射出数张蛛网把局长牢牢固在墙上,落荒而逃。

“peter!!”局长除了脸之外其余地方都被蛛网固定着,他只能看着peter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视野中。
博士从研究室往外走,显然他被刚刚门外不小动静给惊动了。他拿着武器小心翼翼地走很快就发现被黑色蛛网缠得严实的nick fury。

“哇哦…这些是peter做的?”博士惊讶地凑上去用手触碰那些蛛网,直到听见nick fury轻咳声才回神将蛛网解开。

“做这些的可能是他的新制服。我本来想把他带过来,结果他情绪忽然激动起来…也就是你现在看到的样子。”局长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说道。

“是共生体…”博士捡起一截蛛网继续说道:“共生体是外星的有机生命体,它需要寄生在人身上才能生存。前天peter来我这,当时我正准备研究这小东西。他走后,我发现密封瓶有个很小的缺口,共生体应该是在那时候缠上peter的。”

“有什么办法能让peter脱离它。”

“有,你得先找到他。”局长打开了通讯器,通知特工们尽快找出蜘蛛侠的所在地。

途中peter决定逃往harry家,神盾局不能监视奥斯本产业,而harry又是他最好的朋友,这就是一个绝妙的藏身之处。

当他按下门铃时,迎接他的是和善的管家与惊讶的harry。
“hey,pete,你怎么会想着来我家过夜,嗯,虽然我这边还有很多空房间…”

“这不是周末吗?我记得你星期一的时候告诉我,你需要我的笔记。”

“哈,我以为你忘了。”harry把手搭在peter肩膀上,往他身上看了看说道:“pete,你的笔记呢?” peter用手指点了下自己的脑袋说道:“都在这儿呢。”peter内心暗喜。今天是神圣的周五晚上,也就是说明天和后天,他都有足够的理由待在harry家里而且不会被神盾局发现,现在他只需要给梅婶报个平安“噢,对了,兄弟,我想借个电话,给梅婶说一声。”

“随你使用,不过我现在得出去了,我的作业就交给你了兄弟。”

“玩得开心,兄弟。”在peter自认为高枕无忧的同时,神盾局已经锁定了他的位置。

“爱耍小聪明的高中生。”

“所以,我们现在该怎么做,强行进入奥斯本的家?”

“联系奥斯本。”

“你打算把那东西交给他吗?”一旁的coulson说道。

“总比让共生体一直在蜘蛛侠身上好。”

“好吧。”

神盾局做了个亏本的生意,尽管奥斯本对神盾局需要peter帮忙的理由还抱有疑问,但面对神盾局提出的诱人条件,他做出了选择——交出peter。

等peter醒来时,他被关在一个透明的隔间里,coulson通过话筒说道:“蜘蛛侠,我们接下来会把你和共生体分离。”话毕,他把话筒的声音开到最大,尖锐的声音吓坏了共生体,他从头部开始分离发出凄惨的尖叫,像是在痛苦又像是在跟peter求助。

“不不不,你们不能这么做!!”peter双手捂住正离开他身体的共生体,想要把分离出的部分按回来,大声吼道:“不,别拒绝我,求你了!别拒绝我!!”
coulson把音量关掉,博士按下了按钮房间内的声波逐渐变强,真正分离才刚刚开始。

共生体的叫声愈发凄惨,很快它就从peter的身上完全脱离,缩成它最初的模样在地板上蠕动着。

他就像被抽空了全身力气一样,呆呆跪倒在白得发亮的地板上,眼睛还盯着那团小小的东西。

他失去了共生体,他失去了力量,糟糕透了。是啊,他的每天都是这样度过,每天都在走背运,harry背叛了他,他说他不配做超级英雄,现在唯一的礼物也失去了。

这是他想要的吗?这是他想要的结果吗?不,没有哪一个是。他恨这样的自己,他恨这样的一切。糟糕透了,糟糕透了,一切都糟糕透了!

peter受够了。

博士关闭了声波,顿时共生体疯狂延展身子将peter整个人裹进一团黑暗之中。

“怎么了,博士这到底发生了什么!”局长质问道。

“…共生体正在和peter进一步…结合?”

那团黑色的东西快速的组成人型,它的身躯比原来更加强壮,它张开巨口露出尖锐的獠牙,舌头像蛇吐信子发出哧哧的声音。毒液对着监控吼叫,用身体拼命的撞击密闭的房间,它渴望外面就像那时在密封瓶里渴望peter一样,墙已经出现了不小的裂缝。

“愣着干什么,启动声波!”局长对发愣的博士吼道,博士将声波启动,毒液惨叫着,表层的共生体不断分离又合并。

“调到最大!”

“可是…peter。”

“我们知道,可现在只有这个办法。”coulson说道。
博士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声波调到最大,这次共生体终于与peter分离了。

peter静静地倒在地上,失去了意识。

“这段时间你被取消了执行任务的资格,蜘蛛侠,你需要休息。”这句话伴随着peter直到他梦醒。是的,他被取消了任务资格,他不该这么做,共生体将他的愤怒无限扩大,他甚至愚蠢到去怪罪harry。

peter欠他们一句对不起。

他从床上慢慢爬起,忽然间他想起了一件事情,开始在自己房间里不断翻找,连平时最不愿意碰的角落也找了,无果。

他蜘蛛发射器不见了,红蓝蜘蛛制服也不见了……他想要做点什么,他需要做点什么来缓解他的情绪,但不能在这,他跟梅婶道早安之后,便离开家。
他走过很多地方,也走了很远。最终他在蜷缩在一个废旧的储物仓的角落里,拿出小刀,在手腕上留下深浅不一的伤痕。

这时peter的身后出现了一个他最不愿意听到的声音。

“小子,这可不是你干坏事儿的好地方,滚一边去吧。”

想了一个deadpool爱上叫peter parker的siri的梗啊哈哈哈哈哈哈

BE30题

预警






by腦洞




⒈做爱
原来wade喜欢peter被自己亲吻时颤抖的睫毛,进入时绷紧的背部肌肉,他格外喜欢舔舐peter的腰部。他从未想象过一个人能如此美好。
后来他喜欢在自慰的时候动用脑海中所有的人格想象这场景,peter活生生的被他多个人格操翻流眼泪的样子。



⒉戒指
peter左手的无名指,wade右手的中指。
他们带着一对一摸一样的戒指。
先是wade执行一次任务,在竖中指的时候被砍掉了戴着戒指的手指。后来戒指连带着手指被他一块儿捡回来了。
再后来是peter保卫城市,躲避的时候子弹蹭过他的食指打掉了戒指,当时情况太混乱了,peter就再也找不到戒指了。

再后来wade的戒指又丢了,同样没找回来。

然后就没有然后了,他们早已经分开了。




⒊终于
wade一直在抱怨他不可能死,抱怨在他的宝贝男孩老去死去的时候没有丝毫办法。“我他妈讨厌这种毫无胜出希望的赌注,但是我希望我他妈能随着你一块儿离开这鬼世界,因为没有了你这具身体只是行尸走肉。”
wade边说边用手指头狠狠的戳着自己心脏所在的地方。
peter只能抱紧他,语言对于这来说是苍白无力的。

后来wade的心愿实现了,peter在wade帮他挡了一次枪之后发现的。还没阖上眼睛的时候wade对他说:“亲爱的,晚上一起吃一大盘墨西哥卷饼,哥做?”

当然这是个不可能实现的心愿,毕竟wade终于投入死亡女神的怀抱了。



⒋另一个他们
在俩人送上刑场的路上。

他们被允许在同一时间地点执行死亡。

wade侧过头望着他,用尽全力勾住了peter的小指头:“我爱你。”

“我也爱你。”




⒌蛋白质
有一种说法,说记忆只是脑中积留下来的蛋白质,蛋白质消失了记忆也就没了。

所以wade每次被爆头忘掉peter后回到家都能看到三本厚厚的日记和摆满床的合照。



wade又被爆头了。他回家看到餐桌上堆着发霉的盘子和变质食物,wade终于收拾了它们。后来他太累以至于直接就上床睡着了。




6.背叛
deadpool是为了金钱而追逐spiderman的,没有什么原因,只因为他是个烂透了的雇佣兵。
万万想不到,wade和peter发展出了浪漫关系。当然了,他们互相知道对方的身份。
wade的任务还没结束呢。
最后他把熟睡中的peter杀掉了,他根本不怕那什么的蜘蛛感应,因为他知道peter早就相信他了,全身心地相信他。

最后deadpool把spiderman打包带给了雇主。




7.穿越
他今天又遇见了别的wade的peter。
他想过把别的wade取代,但是终究他们的爱是他们自己的,是不可窃取的。
所以wade在漫长的没有尽头的日子里偷偷的观察他们的生活,甚至是跟踪,偷窥每一个他们的互动,亲吻,性事。




8.救赎
wade说服墨菲斯托救回peter。
墨菲斯托的条件是拿走他们的感情,抽离他们相互牵连的所有丝线。

peter在自己的床上醒来,发现自己还穿着战服,惊慌地脱掉,在房屋四周查看,却不记得是因为什么。

wade拒绝了前往纽约的任务,他烦死了纽约所有集聚的英雄,尤其是那个叫蜘蛛侠的蠢蛋。




9.云图au
wade在最后一次行动中丧生后,当然,组织也一同覆灭后,peter就被政府抓走了。
在除了白还是白的审讯室,对面长相奇怪的男人礼貌的问他:“你爱过他?”
“是的,我爱着他。”
“你的意思是你还爱着他?”
“不,我的意思是我永远爱着他。”



10.屠杀
deadpool发了疯,他杀了一些英雄后回到纽约。Spiderman及时地落在他旁边,他凑近他耳边:“Holly shit,wade你他妈的怎么了,告诉我这不是你想做的,你难道忘记咱们之间的承诺了吗!”

wade可烦了,他没说话,他也不想听见这些絮絮叨叨的批评指责,所以他把毫无戒备的恋人的脑袋一枪崩了。





TBC







或许我可以再写个HE30题

大家凑合看吧,这只是我积攒多时的虐腦洞。







Birthrite

•瞎想预警



by腦洞








白炽灯在他头顶正上方,刺眼的灯光照在他发旋的地方,爬过他的额骨,又蹦哒到了他低垂的眼皮上,照的他睫毛闪金光。

四周什么都没有,白惨惨一片,只有右面的一大面单像镜子,不用想就知道透过那镜子有几个白痴在盯着他,观察他,记住他每分每秒的动作,研究他动作背后的心理。

“傻逼们,别费力啦,因为它们根本就没有意义。”
当然了,只有回音。






对面的门开了,从他的角度看过去是个黑影。黑影走到他面前,扶着凳子坐下,没让它发出刺耳的滋啦声响。

“韦德。”
“哦,你终于来了啊。”是皮特的声音。

“你为什么不抬起头,看着我?”
“如果你介意的话,真是对不起了。你们这灯,晃的我眼睛睁不开,你看看这儿,”他把胳膊抬起来,指向一直反光晃着他眼睛睫毛,却在半途被手铐一把拉了回来。


“如果我把灯光调暗点儿,你会抬起头看着我吗?”
“Mm....嗯哼,试试看吧我亲爱的。”


灯光变的发黄柔和了,但他还是没抬起头。



“看着我,韦德,看着我。”
“……”
“看着我!”
皮特大拇指和食指紧紧的扣住了他的下巴,强迫他看向他。



“不得不说,你看起来还不错,穿着警服也一如既往的好看,my prince,但是我呢,就和一周以前大不同了,是吧?”
“听着,听我说韦德。你知道的,我爱着你。”
“哦对...你爱过我,或者说,you loved me?”
“不,我的意思是我爱着你。”
“以前爱我,现在也爱我?鬼他妈才信!”



韦德突然激动的站了起来,朝皮特大声的吼叫,他看见自己的吐沫星子喷溅出去,在灯光的照耀下我甚至能看清有一点儿甚至喷到了皮特脸上,但是皮特不为所动。



皮特突然发问
“那你爱着我吗?或者说,爱过我吗?”
“哦他妈的当然了,我当然爱着你,毕竟一周的时间连五阶段的第一阶段都①过不去。”
“那好,你现在听清楚。你,想逃走吗。想跟我一起逃出去吗,逃出这个该死的审讯室,逃出这个该死的城市,逃出这个该死的国家。你想吗?”
“操,你说真的?如果你说的是真的,不是什么操他妈的套我话,我当然跟你走,谁让我爱着你这个小混蛋。而我总是愿意相信你这个小混蛋,即使你背叛了我们的爱。”



韦德就好像不怕单像镜另一面的人一样激动的说着他们的计划,因为他也确实不怕,他的小混蛋总能搞定所有事情。



“咔哒”
他的手从手铐中解放了出来。
他的手被一双温暖有力的手握住。
他的手被一双手紧握着从冰凉的桌面离开。



皮特凑到他耳边,朝他耳朵轻呼热气:“现在,你准备好了吗。”
韦德扳回一局,用嘴唇衔住了皮特上一秒还在翕动的双唇,口齿不清地回答。



俩个人紧紧拉住对方的手,迈开步子跑到外面的世界,韦德看见那帮人全都睡着大觉。他夸张的大笑:“My boy,可真有你的。”
“当然,为了你。”



他们一路跑着,跑到了楼顶,看见停在上面的直升机,韦德不出意料的认出了驾驶座上的多毛矮子。




“想去哪儿混蛋们?”
然而并没有他们的回答,因为在狭窄的后座上俩人滚成了一团,胡扯着对方的嘴唇,韦德毫不介意自己还穿着囚服,皮特也不在意自己完美崭新的制服被揉捏出褶皱。




Logan叼着雪茄大笑:“混球兔崽子。”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补充
①:悲伤五阶段






其实单纯想看他哭的

哦...我就是想看这样的贱

姿势有参考